第二百四十二章 天庭 玉帝 现状

作者:言归正传 作品: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本站永久域名 http://www.fxvfo.com/
  白衣青年单手撑在白玉案上,托着下巴,有些无聊地盘弄着几只先天灵宝级的宝珠。

  天下多事,天庭无事;

  励精图治,无神可治。

  ——《当代天帝前期生活录》

  一心想做个受万灵敬仰的天帝,但前后左右站着六座大山,让他的神圣光辉,根本照耀不到天地内外。

  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现在这般情形,完全就是巧帝难做空神之主……

  这天庭,闲到已经种种蟠桃、养养神鸟、盘盘五行宝珠什么的了。

  上岗养老,随时退休……

  “启奏陛下!东木公在殿外求见!”

  突听殿外有人上奏,白衣青年立刻坐直身体,收起宝珠、轻轻嗓子,拿起一侧的奏表,打开看着里面已快‘倒背如流’的文字……

  “宣。”

  殿外,东木公低头迈上道道白玉阶梯,抬头看一眼高台之上的情形,目中满是欣慰。

  玉帝陛下当真勤勉。

  “老臣拜见陛下!”

  “木公不必多礼,”白衣青年露出几分淡定儒雅的微笑,目光从奏本上缓缓挪开,“木公行色匆忙,可有要紧之事?”

  东木公拿出一份奏表,恭声道:“陛下您之前所交代的,百年内南赡部洲东南部水文气候变更,老臣已做好了。

  丰年占三成,常年六成,灾年半成,另有半成留空。”

  “呈上来。”

  “是,”东木公向前走了两步,将奏表用仙力托举,送到了玉帝驾前。

  白衣青年仔细看了一阵,很快就点点头,笑道:“木公做事,吾自是放心的。”

  言罢,白衣青年将这奏表放在一旁,又禁不住抬手打了个哈欠。

  东木公忙道:“陛下,您平日里也应多休息,可不能太过劳累,天庭还要靠您撑着呐。”

  那白衣青年笑了笑,将话题轻飘飘地引开,“木公,近来四海可安否?”

  “龙族之事依然未停,”东木公沉声道,“四海生灵死伤无算,生灵怨气曾于下三重天化作灰云,惊扰了一些天人。

  龙族这般动荡下去,四海始终难安,终究是个隐患。”

  白衣青年面露思索,随后便轻声叹道:

  “这也是吾此时无法管束之事,龙宫之事被后有圣人算计,只能如长庚爱卿所言,步步为营,顺势而为。”

  “陛下英名!”

  那白衣青年放下手中奏表,笑道:“木公,长庚爱卿的正神旨意,现在凝的如何了?”

  东木公忙道:“老臣三日前刚去看过,按陛下您的意思,已是第三次增添功德之力,并暂停了其他同时凝聚的两道旨意……

  这个,再需三年,这道旨意大抵就该好了。”

  “三年……”

  玉帝眼底带着少许无奈,轻声一叹,“吾还要等三年,才能让长庚爱卿入天庭解闷……嗯,出谋划策。”

  东木公眨眨眼,感觉刚才像是听到了什么,但又不太确定。

  陛下嘴瓢了吧?

  应该是劳累到嘴都瓢了……

  “陛下,海神道友也日夜盼着,能来陛下身前效劳。”

  “行了,木公你这是收了长庚爱卿多少好处?每日都在给他说这般好话。”

  玉帝轻笑了声,“长庚爱卿对天庭而言有多重要,吾心底自然知晓,你这般好话其实不是锦上添花,而是画蛇添足了。”

  东木公额头顿时沁出少许冷汗,连忙低头俯身行礼,高呼:“臣知罪。”

  他突然想起,最近和二三十年,海神确实有提醒他,不必再在陛下面前美言……

  海神连这都摸透了?

  东木公心底一阵无奈,同样是天庭为臣,他当真有些羞惭

  好在,玉帝陛下只是轻笑着提醒了一句,就让东木公自行退下,并未多说其他。

  “长庚……”

  白衣青年口中喃喃着,取了一张金纹布帛,在上面写下了这两个字,又在一旁写下了其他几个词。

  人、巫、龙、太清……

  “吾这个爱卿,还真是越发看不透了,到底是何许人也?”

  白衣青年轻喃着,手掌在布帛上一挥,其上的字迹消失不见。

  随之,他起身,结束了在凌霄宝殿的坐班,不用侍卫、不带侍女,只身一人,踩着一朵金色的云朵,走在专用的云路上,朝天庭云海之中一处仙岛而去。

  那里是天宫瑶池,与昆仑山瑶池不同;

  前者是天道之力护持的神位府邸,后者类似于度假之地。

  但去了不过片刻,白衣青年就满脸无奈地飞了出来……

  师妹又闭关了,只是扔了个化身在外面,他也不好跟师妹的化身聊太多。

  真当他这个玉帝很无聊吗?

  开什么玩笑,他昊天可是‘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’,就算是无聊,那也要是最高层次的无聊,一个‘很’字如何能体现他此时的心境……

  他,无聊极了!

  回了自己的玉皇殿,白衣玉帝封闭殿门,让几名天将在外镇守,若有天庭仙神求见或是天庭出现什么风吹草动,就立刻敲打殿外金罄。

  于是,白衣玉帝回了自己的寝宫中,在那金玉凝成的软榻上端坐,静静等待着事情发生。

  几日后,天庭毫无风吹,也无半点草动……

  “唉,”玉帝轻轻摇头,侧身躺下,似乎就此入眠。

  与此同时,天庭某个角落,一名年轻的天将在自己的府邸中睁开双眼,嘴角露出几分微笑,心底暗道一声:

  “左右无事,不如去找长庚爱卿在凡尘逛逛,他刚好也知吾这具化身。”

  随之,这年轻天将站起身来,抓起银枪、穿一身银光闪闪地战甲,想了想,又换上了一身长袍,驾云出了府邸,朝南天门而去。

  一路上,有巡逻天兵见了他,都是低头行礼,称呼一声‘将军’;

  到了南天门处,守卫此地的天将则会熟络地喊声:

  “华大哥,您这是要出去?”

  “嗯,外出办些私事。”

  玉帝化身答应一声,径直就要向外闯,那几个天将面色一变,连忙向前阻拦。

  “华大哥,华大哥!您可有出行玉碟?

  莫要让兄弟们难做,最近上面查得紧,天将无命私自外出是不行的。”

  “就是,华大哥您体谅体谅兄弟几个。”

  “之前也不知是那个杀千刀的,将这种事报上去了,好几个兄弟为此降了职!”

  玉帝化身顿时笑眯了眼,轻轻颔首,拿出一面令牌。

  “差些忘了,已在通明殿拿到了出行令。”

  当下,几位天将验明令牌真伪,很快就赔礼几句,放他出了南天门。

  玉帝化身暗自点头,这几个天将倒也算尽职守则,稍后加点俸禄……

  嗯,刚才那个出言不讳的,回头随便找个借口,扣他几百年功德就是了。

  ——他这具化身,本就是这般用途。

  离了南天门,取道南海海滨。

  这位陛下嘴角的笑容越发轻松舒适,整个人的气息都愉悦了许多。

  他将化身的境界,伪装在天仙境巅峰,在洪荒之中不算高手,但也不会随便蹦出几条杂鱼咸鱼骚扰。

  不多时,他已到了安水城上空。

  他本是想直接飞去海神庙中,但这位陛下看下安水城街巷繁华,也就收敛气息,隐藏行踪,自城中角落落下;

  片刻后,玉帝化身走出一处小巷,那英俊的外貌、挺拔的身形,以及身上那散发着淡淡仙光的长衣,顿时吸引来了不少凡人注视……

  他眉眼带笑,在街上漫步而行。

  听一听周遭凡人商贩的吆喝声,感受下此地这满满当当的浊气,耳尖一动,便听到了一名妇人在街角数落她家夫君,一时间也是有些感同身……

  咳,人间倒也是颇为有趣啊。

  逛了大半条街,玉帝就到了安水城中最著名的建筑群——海神大庙。

  他在庙前那两排摊位上逛过,也没买香,倒是买了一把折扇,在手中轻轻摇着,饶有兴致地踏入了海神庙中。

  然而,刚走几步,眼前就多了两名人高马大的壮汉。

  巫人?

  这块头、这气势,也算雄壮,若是实力再强些,搞去天庭做个仪仗倒也不错。

  玉帝笑道:“两位,怎么了?”

  “这位朋友,有礼了!”

  两名海神教神使抱拳行礼,浑身肌肉几乎撑破身上的绸面短衫。

  左侧神使道:“庙里面的规矩,要进门,先买香,您要是不想买,右边也有香可以任意拿取,不收钱帛。

  可您要是空着手近来,海神恐怕会不喜哟。”

  “哦?”

  玉帝暗中点头,但这具化身的职业病犯了,继续问道,“若我不拿香就闯进去,你们又会如何处置?”

  这两名神使面面相觑,对视一眼,已完成了眼神交流。

  ‘这该不会,是村长安排过来考咱们的吧?’

  ‘应该是了,安排上!’

  “诶嘿!”

  一名神使突然提着调门高呼一声,把玉帝化身都惊地差点出手,让海神庙中那些香客各自精神一震。

  这玉帝化身不明所以,他身周已是围了一群兴奋地香客,男女老少皆有,就在海神庙大门前方,将路瞬间堵了。

  不只是外面,里面也有大批男女老少聚了过来,一个个满是期待地看着这两位神使大人。

  “要来那个了吗?”

  “真期待呀,两天没听神使大人开嗓了!”

  侧旁,有几名庙祝端着琴萧小鼓匆匆而来,又有一人吆喝一声:

  “看法宝嘞!”

  玉帝化身全神贯注,随时准备出手应对,又见那所谓的法宝,竟是几只竹片,被人扔起,落在了面前这两名神使手中。

  竹板这么一打,侧旁乐声呼应,周遭顿时响起了一阵掌声与叫好声。

  “这位老乡你且站,只言碎语莫慌张!

  海神不是随便叫,神灵护着咱老乡!

  天上有位明天帝,海神就归他兵帐。

  天帝下旨护凡尘,海神钻海除妖忙。

  西边杀了翻浪蛟,南边宰了闹海蟒;

  北边除了三筐虾,东边又清了鲤鱼王。

  鲤鱼王,真妖王,一个打挺惊龙王!

  ……”

  富有节奏感地打击乐声中,一段《海神劝》在两个神使口中,你一句我一句地冒了出来。

  两人口吐清晰、配合默契,搭配娴熟……

  这在海神教中,已经是一个十分成熟的表演形式。

  而玉帝陛下的化身,从最开始的茫然,到稍后的懵逼,再到之后的忍俊不禁、强人笑意,禁不住眯眼笑着……

  甚至,玉帝化身就连一名白发苍苍、慈眉善目的老者抵达了人群外围,都未曾察觉……

  李长寿这次,是真?跑着过来的。

  本来正在自己地下密室中勾画地府大概蓝图的他,突然有些心血来潮,就掐指推算。

  这一推算不要紧,立刻发觉,是有‘贵客临门’。

  神念最先抵达的便是这处主庙,也刚好看到了玉帝化身,被自家两个神使拦下,要让玉帝拿香过来拜他这个海神。

  这……

  几条命啊,搞这事?!

 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,玉帝似乎并未生气,懵了片刻,就饶有兴致地看起了海神教文艺汇演。

  李长寿暗自庆幸。

  还好,十多年前自己就更新了这些‘传教歌’的内容,都加了一句‘海神奉天帝旨意下凡’。

  今日倒是真的用上了。

  一曲唱罢,周遭已是围的水泄不通,而李长寿躲在人群之外,趁着这个空档,传声对那两个神使道了句。

  后者精神一震,立刻高声喊道:

  “今天就唱到这!大家先散了散了!”

  “这位爷您里面请,这次我们破个例,您不拿香也能进!”

  “哦?”玉帝化身略微皱眉,淡然道,“规矩就是规矩,无规矩难成方圆,如何能轻易破得?

  这香,今日我华日天还拿定了。”

  躲在人群之外的李长寿化身,闻言双腿一软,差点就坐地上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(PS:感谢新盟主‘清风小零’大力支持!)
更新慢了/点此举报 | 注册会员 | 加入书签

如果您喜欢本书,请把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 TXTfun88体育免费下载